1. <strike id="ajzkv"><video id="ajzkv"></video></strike>
      1. <del id="ajzkv"></del>

          女性時尚和娛樂資訊網站

          名利場||二月有新歡,三月與舊愛又有一女,世界首富專注生娃的18年

          發布時間:2022-03-15 12:45:22   來源:鳳凰網    

          最新消息世界首富Elon Musk又有新孩子了!在他跟Grimes已經宣布分手半年之后……

          這個消息泄露的契機實在稍許有些詭異。

          當時Grimes正在接受《名利場》的專訪,結果樓上不止一次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當記者問她,“你還有另一個孩子嘛?”她略帶驚慌地說,“我無權討論這些事請?!?/p>

          直到最后的最后,嬰兒的性別和名字才終于公諸于眾。女孩,Exa Dark Sideræl,他們叫她“Y”,大概是為了對應兒子“X” (全名:X Æ A-Xii)。

          這也是馬斯克迄今為止七個孩子里的唯一一個女兒。

          孩子在12月通過代孕出生,而他倆早在去年9月就宣布分開了……

          那時,Grimes剛在Met Gala以手持長劍和寶書的女戰士形象驚艷亮相:

          馬斯克雖然沒有同場現身,但后被拍到一起出入紐約酒店:

          ▲ 畢竟也50了,這身型實在有點走樣……

          正當外界以為兩人的三年感情還在穩定進行中,怎料沒兩天,馬斯克就向媒體自曝已經分了手。具體來說,是由于工作性質帶來的“semi-separated(半分居狀態)” ,但依舊愛著彼此:

          12月在接受《時代周刊》采訪時,馬斯克更加細節地談論了一點私人生活。

          比如他如今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住在德州靠近SpaceX的Starbase基地附近,他把那里形容成“技術修道院”,而Grimes常住洛杉磯,忙著發唱片搞巡演,雙方注定在時間空間上都無法妥協,只得分道揚鑣。

          至少在采訪的當下,他強調自己還沒有新的女朋友,但對迎接新嬰兒誕生的事守口如瓶。

          于首富來說,擁新歡入懷似乎輕而易舉。

          ▲ 根據福布斯榜單排名顯示,自去年9月趕超貝佐斯成為第一之后,馬斯克一路穩坐首富寶座,身家遙遙領先,一度還揚言要給老二送上“2”的雕塑和銀牌。

          就在2月20日,有媒體拍到他跟一神秘女子同乘私人飛機返回LA。

          大眾開始迅速起底女方是何方神圣時,神通廣大的媒體接獲爆料, 女方名叫Natasha Bassett,是位女演員。

          出生在澳大利亞悉尼。

          ▲ 可能實在是太不紅了……以至于現在網上關于她具體的出生年月日都有了三個版本。

          Natasha學生時代就已經開始在澳洲本土連續劇集里嶄露頭角,19歲搬去了紐約繼續逐夢,但迄今為止能被喊出名字的代表作基本可以說是,沒有。

          ▲ 17年主演過一部非官方授權的關于小甜甜布蘭妮的紀錄片《Britney Ever After》,雖說演的是小甜甜這樣眾所周知的大明星,無奈片子實在太爛,IMDb評分只有2.6/10,后續自然也 反響平平。

          ▲ 而她即將上映的作品是關于貓王Elvis的同名電影,在其中飾演他的初戀女友Dixie Locke,3分鐘的預告片出現的鏡頭不到1秒,可以想見戲份輕重。

          不過就算演藝之路暫時沒有新進展,也無法否定她的美人長相,五官標致,明眸皓齒,特別是那一頭長發,太是馬斯克的菜了。

          想當初,馬斯克的第一任太太Justine曾在離婚后的一篇文章里寫過,前夫對她最常施加的命令就是讓她把頭發染成金色,如此反復。

          自那之后,馬斯克對于金發尤物的癖好也不再是秘密。

          回看過去歷任女伴,他的審美真的出奇一致……

          比起貝佐斯離婚后跟現女友勞倫·桑切斯纏纏綿綿愈發狂野的畫風:

          馬斯克的愛情故事反倒更加令人好奇。

          這位被《時代周刊》稱為集天才、小丑、實業家、表演家于一身,作為發明家托馬斯·愛迪生、“馬戲之王”P.T.巴納姆、“鋼鐵之王”安德魯·卡內基和《守望者》里曼哈頓博士的瘋狂混合體的男人,一心想著探索宇宙,一心想要帶著全人類移民火星。

          撇開個人事業的狂熱,他的私生活到底是怎樣的呢?每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聊聊。

          (全文近14000字,需要閱讀時間超過35分鐘)

          細數馬斯克的感情史之前,得先來概述下他的家庭。

          1971年出生在南非比勒陀利亞,家境富裕。

          ▲ 母親Maye Musk在他50歲生日時曬出的新生照。

          父親Errol Musk,本職是個電氣工程師,依靠小型房地產和金融投資積攢了豐厚的原始財富。

          母親Maye Musk出生在加拿大,兩歲時舉家搬到了南非,十來歲就因為身材出眾開始當模特,后來又成了當地的選美小姐。

          而馬斯克的外祖父母 (Maye的爸媽) 癡迷探險旅行,曾自駕一架并沒有GPS和無線電,只用帆布包裹小型螺旋槳的飛機,從南非到澳大利亞。這樣的探索精神也在無形中影響了家庭中的每一個人。

          ▲ Maye的爸媽和他們的飛機,Maye的爸爸最后也正是在一場飛機失事中喪生。

          Maye Musk在她的自傳《人生由我》里講述了這大半生豐富多彩的經歷:

          其中就包括,她是在何種境地生下了Elon Musk。

          那一年她才23歲,在分分合合的男友Errol對娘家耍了一通手段心計后將錯就錯地答應了結婚,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后果就火速在蜜月里懷了孕。

          本該新婚燕爾,Errol原形畢露,要求她唯命是從,甚至稍有不滿就開始對她拳腳相向。

          她在孕期挺著大肚子做各種工作,而丈夫直到快臨盆才不急不慢地把她送去醫院,還強加“你就是懶惰、軟弱”的結論。

          就這樣,1971年6月28日,大兒子Elon Musk出生了。

          ▲ Maye抱著一歲時的馬斯克。

          緊接著又在三年內生下小兒子Kimbal (1972年) 和小女兒Tosca (1974 年) 。

          ▲ Maye說自己在生完三個孩子后,變成了妥妥的金發女郎。

          ▲ 1976年,28歲的Maye和5歲的Elon、4歲的Kimbal、2歲的Tosca。

          她用“地獄”形容這段不堪回首的婚姻, 頻繁的家暴、威脅、人格侮辱,肉體和情感皆是滿目瘡痍。

          馬斯克就成長在這樣的家庭。

          ▲ 他甚至會為了護住母親不被挨打而去打父親的后腿。

          終于在結婚的第十年,Maye先行帶著孩子們逃去了父母之前買下的一棟房子,鼓足全部勇氣找好律師向丈夫提出離婚。

          為了徹底逃開丈夫無休止的折磨, 除了一間還在還貸款的房子,她什么財產都沒要,帶著三個孩子走了。

          ▲ Errol被法院判決要付收入的5%來支付孩子們后續的教育醫療費,當然,毫不意外,他分文沒吐。

          ▲ 甚至還為了孩子的監護權反復起訴了Maye十年……陰魂不散。

          而馬斯克在父母離婚后,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那就是他同情父親,覺得他很可憐,而選擇了跟他……

          很多年后在一則《RollingStone》的長文采訪里,他難得地講述了這段故事:

          ▲ 馬斯克回憶道:“我為父親感到難過,因為母親帶走了三個孩子,他一個人看起來非常悲傷和孤獨。所以我想我可以陪伴他。但這顯然不是一個好主意……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p>

          他在采訪里反復強調,“你無法想象他到底有多可怕?!?/p>

          ▲ “幾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罪行,他都做過。幾乎所有你能想到的惡事,他都做過?!彪m然自始至終沒有細說,但馬斯克紅了的眼眶、顫抖的聲音都在證明,這段童年往事對他的人生有太深刻的陰影。

          所以在長大后,他也跟母親Maye一樣,義無反顧地選擇離開家,離開這個充滿控制欲的男人,留下無能狂怒的父親一人在身后拼了命地咒罵,咒罵他一定不會混出成就。

          ▲ 馬斯克回憶道,“他一直喊我白癡,而這只是冰山一角?!?/p>

          當然,在功成名就變得相當有錢之后,馬斯克還是對父親盡了孝。 為他跟后來重組的家庭在Malibu買了大房子,給他添置了汽車、游艇。但他并沒有一丁點變好的趨勢。

          ▲ 他說,“我什么都試過了。威脅、獎勵、理智的爭論、情感的爭論,一切試圖讓父親變得更好的辦法都試了,但無濟于事,情況只是變得更糟了?!?/p>

          最后的最后,馬斯克斷絕跟了父親的聯系。

          而就在這則采訪的第二年,馬斯克的爹,已經72歲的Errol搞出了大新聞。他竟然跟自己的繼女有了孩子……真的讓人跌破眼鏡。

          ▲ 當年30歲的Jana Bezuidenhout是Errol Musk第二任妻子Heide的女兒(他一共有四段婚姻),雖然兩人沒有血緣關系,但于情于理多少有點匪夷所思,而Errol把這個孩子叫做“上帝的旨意”……

          17歲那年,逃離故土的馬斯克回到了母親的出生地,加拿大。因為他認定北美更適合自己追尋對于電腦科技的無窮興趣。

          不久后,母親帶著弟弟妹妹們也一同舉家搬遷,逃離南非,也算是徹底逃開父親陰影的籠罩。

          馬斯克先在Queen"s University就讀了兩年。

          ▲ 1990年,他在Queen"s跟室友的合影。

          也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后來的第一位太太,Justine Wilson(后冠夫姓Musk)。

          ▲ 兩人的合照甚少,這張里馬斯克因為創業辛苦日夜操勞發際線迅速后移 ,Justine的一頭金發格外顯眼。

          從學生時代走來,Justine見證了馬斯克前兩次連續創業成功后的財富激增。

          她在離婚后為《Marie Claire嘉人》撰寫的一篇文章里清晰記載了兩人愛情的始末,事無巨細。

          ▲ 她在文章標題中,把自己稱作“Starter Wife”,類似于陪伴男人功成名就的第一位太太,然后又把他“拱手讓人”,被更年輕的新伴侶取代。

          初初相識,Justine18歲,在Queen"s University讀的是英國文學專業。剛跟一個老男人分手,結束苦澀的初戀,作為充滿文藝范兒的女孩,幻想的愛情都是莎翁筆下的橋段,年紀輕輕的馬斯克一開始并不是她的菜……

          但他就這么出現了,充滿自信,并且表現了極大的殷勤。

          他邀請她去一起吃冰淇淋,在她狠心拒絕后,依舊鍥而不舍,千里迢迢握著兩個已經開始融化的冰淇淋,站在教室后頭,朝她微笑。

          “他就是那樣的人,不接受一個否定答案?!?/strong>

          不難看出,從相處之初,馬斯克就在這段關系里占據著絕對的主導權。他追求不止一個姑娘,也向不止一個姑娘送上玫瑰花表達愛意,但他又在相處時,流露出極大的紳士姿態和對女性的理解支持。

          比如兩人一起逛書店,Justine開玩笑說,期待有一天會在書架上看到自己的書。馬斯克不似其他男孩嘲笑她的夢想,而是鼓勵她贊許她。只因為,他懂她的雄心壯志。

          中間經歷了他轉學到賓夕法尼亞大學,而她從Queen"s畢業去了東京教英文,兩人就此分開,卻又在某一個時刻被命運牽扯重逢。

          那時候的馬斯克,已經在硅谷經營他的第一家公司,Zip2。

          ▲ 95年Zip2時期的馬斯克,他的弟弟Kimbal和他一起創業。公司的業務先是為當地企業提供互聯網,后又協助報紙設計城市在線指南。

          他表達愛的方式帶一點nerd們的通病,帶Justine去書店,遞上自己的信用卡,讓她想怎么刷就怎么刷…而這招對文藝女青年來講,太受用了。

          穩定交往一年后,Compaq(康柏)公司付了3.05億美金收購了Zip2。而馬斯克跟一起創業的弟弟Kimbal一個拿了2200萬 (美金),一個拿了1500萬(美金),一 夜之間成為了不折不扣的富人。

          拿出一部分錢,馬斯克買下了一間1800平方英尺(167平方米)的公寓和一輛價值百萬的邁凱倫F1,還有一架小型飛機。

          乍富也為他和Justine的感情帶來了猶疑。

          Justine說她曾半開玩笑地問馬斯克,會不會就此不愛她了,會不會轉頭去找超模?結果,他選擇了在某個街角下跪,求婚。

          聽起來是不是相當浪漫…

          但很久之后,馬斯克自己在文章里不是這么說的。他寫道,“她告訴我如果我求婚,她愿意”,潛臺詞,她讓我求的……

          2000年1月,兩人完婚。

          婚禮當天,馬斯克一邊跳舞一邊細語,“我是這段關系的主導者?!?/p>

          Justine在文章里把馬斯克對“掌控”的癡迷歸因于他從小在南非長大深受當地男性主導文化的影響,再加之大男子主義的父親言傳身教。

          但她,一個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對這樣的“掌控”是不滿的。

          她說,“我是你的太太,不是你的雇員”;他卻回道,“你要是我的雇員,我早就把 你 開了?!?/p>

          就是這樣雞同鴨講的溝通模式。

          而這樣并不算和諧的婚姻境況,伴隨著的卻是馬斯克事業的騰飛。他創立的第二家公司,X.com(PayPal前身)在2002年以15億美金的價格賣給了eBay。馬斯克拿到了1.8億美金的稅后收入,他隨即拿出1億創辦了SpaceX,劍指太空;剩下7000萬投入了電動汽車研發的滾滾洪流里,創造出了后來的特斯拉。

          也是在同時,Justine生下了兩人的第一 孩子,Nevada Alexander Musk。

          可惜的是,僅僅10周,他就因為SIDS(嬰兒猝死綜合癥)去世了。

          巨大的喪子之痛讓原本就失衡的夫妻關系更加岌岌可危。雙方對于喪子的態度截然不同,馬斯克明確表示他不想多談此事,而Justine不明白,為什么明明失去孩子那么痛苦,還要假裝若無其事?馬斯克也不懂她的公開悲傷,甚至認為這是一種“情感操控”。

          僅僅兩個月后,Justine就走進了試管嬰兒診所,計劃用最快速度重新懷上孩子,并且要確保孩子是健康的,是經過基因篩選的。

          2004年4月,他們的雙胞胎出生了,Xavier和Griffin。

          2006年,又生下了三胞胎,Damian、Saxon和Kai。

          隨著家庭財富和人口的增長,他們舉家搬去了洛杉磯著名的豪宅區Bel Air,買下了一棟室內面積6000平方英尺(557平方米)的大宅,還專門配了5個傭人。

          看起來什么都有了……金錢、孩子、地位(周遭推杯換盞的是各路大佬),很多人終其一生夢寐以求的一切,他們應有盡有,但身為太太的Justine卻愈發的不快樂。

          她深感自我價值在婚姻里被不斷否定。

          在她口中的馬斯克早已不再是過去那個會在書店里鼓勵她去寫書去當作家的男友,而是永遠嫌棄她花在家庭上的時間不夠多的丈夫。就算她明明已經將所有心力都耗費在了家庭瑣事和社交禮節,對自己的寫作事業愈發倦怠,他依舊不滿。

          ▲ 這和他的父親Errol抱怨乃至厭惡母親Maye愛看書,從書中汲取養分的舉動,看起來如出一轍。

          Justine認為他對她的事業和人生追求視而不見,一味要求她服從他,為這個家庭做出犧牲。而她的一舉一動都被置于顯微鏡下無限放大,不管做得再盡心,對方稍不滿意就會充滿抱怨。

          在這樣高壓的審視下,她對自我充滿懷疑甚至是厭惡……豪宅成為了鍍金的籠子。

          ▲ Justine形容自己成為了“trophy wife”,一般被認為除外表吸引力外沒什么個人優點,更像是一個戰利品,可以理解為花瓶。她認為在馬斯克眼中的她,“不夠注重細節,無法維持完美的房子,無法成為完美的女主人”。

          但馬斯克不是這么說的。

          2007、2008年,正是SpaceX和特斯拉都遭遇發展瓶頸的階段,他承受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屢次尖叫地從睡夢中醒來,身心俱疲。

          于他而言,主動關心太太,這般最尋常的家庭溝通,卻成了不可能。

          就這樣,在一場車禍之后,忍無可忍的Justine提出了要跟馬斯克一起去接受婚姻咨詢來挽救這段瀕臨破碎的關系。

          馬斯克同意了……但只去了幾次,他就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繼續,認為婚姻問題已經被解決;要么明天就離婚。

          就這樣,第二天,他寄出了離婚申請書,宣告了八年婚姻終結。

          雙方此后就財產分割爭論不休,各執一詞。

          Justine認為馬斯克處心積慮,在結婚初期利用她的無條件信任讓她簽下了所謂非婚前協議的婚后協議,本質是一樣的,完全將雙方財富獨立,也正是因為這份協議,最后法庭的判決有利于馬斯克;

          ▲ 她原本的訴求:房子,贍養費、子女撫養費,600萬美金現金,10%特斯拉股票,5%Space X股票,一輛特斯拉跑車。

          而馬斯克在難得一次為自己辯解的文章里寫道,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承受巨大財務壓力的他不得不通過向朋友貸款來支付前妻高昂的上百萬美金的律師費,并且最后還提供了比法院判決多兩倍的數字作為離婚時的和解金,大約8000萬美金,可Justine不依不饒,仍要求公司股權并且一再上訴。

          他順道在文章里揶揄,“前妻真的是個多產的作家”,潛臺詞:Justine通過在不同報紙媒體掌控話語權使得他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變成了一個吝嗇摳門的Control freak(控制狂)。

          當然,他也“好心”幫前妻解釋了,她跟新男友Matt Peterson(Global Green總裁)是離婚后才發展的。

          行吧,甭管離得有多不快樂,甭管雙方對財產的分割有多不滿,他們都各自有了新的人生。

          作為孩子的父母,Justine和馬斯克一起共享了撫養權 (一周里有幾天孩子住在她家,剩下幾天住他家) 。在之后幾次的TED演講里,她還是會時不時提到跟前夫相處,交流育兒心得的故事。在她的表述里,這位財富暴漲的科技狂人的形象反而更加具象了…

          ▲ 盡管Justine說自己在離婚后一度把頭發染黑,還剪了短發,像是找回了久違的自由。但看來,后面的許多年,她依舊保持著過去金發披肩的狀態,也依舊保留著前夫Musk的姓氏。

          2008年真的是艱難的一年,特斯拉延遲交付導致各界看衰,與此同時,SpaceX發射的火箭爆炸接連失敗,伴隨著金融危機襲來,再加上感情觸礁,馬斯克的日子并不好過。

          在向Justine提出離婚后不久,一次出差機會,他飛到了地球的另一頭,倫敦。

          在那里,他邂逅了第二位太太,Talulah Riley。

          ▲ 漂亮的女演員,曾在05年《傲慢與偏見》電影里飾演班納特家的老三Mary Bennet。

          ▲ 馬斯克把她形容成這個世界上最善良、最溫柔的人。

          她的全名其實是Talulah Jane Riley-Milburn,1985年出生在英格蘭東部 的赫特福德郡,是家 中獨生女。

          ▲ 母親Una Riley是位了不起的女商人,一家安全系統管理公司和公關公司的創始人。

          ▲ 父親Doug Milburn曾經是國家重案組的負責人,后來改行去電視領域當編劇了,專門寫有關犯罪警匪的劇集。

          怎么看,Talulah也算得是備受寵愛的富家小姐。

          甚至于在兩人確立關系后,她曾一度說動父母想通過抵押房子來幫公司遭遇經營困難的馬斯克度過股權動蕩的難關。當然, 馬斯克最后拒絕了。

          所以在兩人結婚時,英國媒體以《如何嫁給億萬富翁》為標題來介紹他們的相識相遇相愛,多少帶點不懷好意。

          回顧相處十天就求婚的愛情經歷,浪漫又神奇,好似每一步都寫著命中注定。

          他們在英國的一間酒吧 偶遇,碰面過程充滿了一系列巧合,以至于一環偏差,或許就會擦肩而過。

          ▲ 一度還有謠傳,她是被愛潑斯坦的伴侶Ghislaine Maxwell介紹給馬斯克的,對此 ,Talulah強調 報道不實,這絕對是對他倆“緣分”的曲解。

          那一晚,馬斯克向她展示了自己在造的火箭和電動車。一般女孩大概會感慨對方太過狂熱或者干脆轉移話題吧,偏巧Talulah對量子力學和宇宙探索充滿熱忱。

          不難想象,剛經歷離婚的馬斯克,遇到了又漂亮又懂他的Talulah,大概覺得自己得到了天使的救贖。

          他邀請她第二天一同共進晚餐。

          中間穿插了一段Talulah打電話告訴她爸,她爸在谷歌搜索一通后,發現馬斯克明明已婚還有五個兒子,立馬警告女兒離他遠點,不許赴約的橋段。

          但她被他迷住了,更相信朋友說的他已經離婚,還是欣然赴了約。

          在晚餐之后隔天兩人又碰面,相談甚歡。

          就這樣,馬斯克回了美國,Talulah很快又飛去洛杉磯找他。

          兩人一共相處10天,馬斯克就求婚了。這距離他跟前妻Justine提出離婚不過6個禮拜。

          ▲ 他甚至還“禮貌”地發短信知會了前妻自己的訂婚消息。

          ▲ 雙方家長在被緊急通知后碰面,商議協定需要一段漫長的訂婚期去觀察。畢竟相處才10天就草草結婚,女方父母怎么都覺得相當不靠譜。

          前妻眼里馬斯克膨脹的控制欲,在小14歲的Talulah這里變成了俠義和保護欲,還滿足了少女憧憬的各種浪漫。

          ▲ 比如在她拍攝《圣特里尼安2》的時候專門送去了500朵玫瑰,為了讓片場的其他姑娘不覺被冷落,給她們每人也準備了一束,真的是財大氣粗。

          Talulah說馬斯克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把他看作“拜倫式英雄”。

          她也不是什么女權主義者,心甘情愿地當家庭主婦,在家洗手煲羹湯,為他準備第二天出行的著裝,當然還有,給他的五個兒子當后媽。

          ▲ 視頻里,她半開玩笑地說,“第一次見到五個孩子的時候,她真的一閃念想要買張機票逃跑,再也不見面了?!瘪R斯克一本正經地問,“真的?”她輕拍膝蓋安撫他,“不是真的?!?/p>

          當然,Talulah的本職工作還是演員,是明星,雖然中間幾年產量甚少。

          ▲ 2010年,她曾出演《盜夢空間》。

          她也會打扮得光鮮亮麗,以未婚妻身份陪馬斯克出席各種公開活動,順便侃侃而談他的新產品。

          2010年,求婚兩年后,兩人終于在蘇格蘭的多諾赫大教堂結婚。

          除了教堂婚禮,他們還包下了附近的Skibo Castle,各路名流大佬們配合地穿上蘇格蘭傳統服飾一同歡慶,夜間城堡還上演了絢爛的煙花秀。

          馬斯克為Talulah準備了三枚戒指,而這顆鑲嵌著一圈藍寶石的鉆戒是他專門自己設計的。

          ▲ 周圍的十個藍寶石據Talulah說象征著10個孩子,不過一直到兩人第二次離婚,她也并沒有生。

          婚后,甜蜜如初。和小女孩在一起,馬斯克好像也年輕了。

          但很快,2012年1月,馬斯克就在推特宣布了分開消息。

          ▲ 他說,“我將永遠愛你,總有一天,你會讓別人快樂?!?/p>

          而在當天回復《福布斯》記者的電話里,馬斯克相當沮喪,“我失戀了……很難挽回?!?/p>

          不難看出,此番提出離婚的是Talulah,而且她已經在好幾個月前就 搬離了兩人共同的家。

          馬斯克對此痛心疾首,“我愛她,但我給不了她想要的東西?!敝劣谒胍牡降资鞘裁??也許是陪伴,也許是理解,也許是別的……

          兩人辦妥了離婚手續,據說Talulah拿到的贍養費只有400萬美金。

          大概誰也沒想到。2013年7月,這兩人竟然又奇跡地復合了,甚至于還重新辦了登記結婚。

          媒體配合之前文章標題《如何嫁給億萬富翁》發了新文,《如何兩次嫁給億萬富翁》:

          他們的新家已經變成了馬斯克12年底以1700萬美金買下的位于Bel Air的大宅:

          ▲ 7間臥室11間浴室,室內面積16000平方英尺(1486平方米)。而這套房子在2020年6月以2900萬美金轉手賣給了網易的丁磊。

          馬斯克和Talulah14年3月還一起同框現身了Vanity Fair奧斯卡慶功派對,看起來是徹底和好如初了。

          結果,這一年年底,12月31日,馬斯克又向法庭申請了離婚。

          隨著離婚申請一同曝光的還有雙方財務分割的詳情:

          ▲ 基于婚前協議,馬斯克 會給Talulah1600萬美金的現金 和其他財產作為財務上的補償,而他當時的身家其實已近百億美金。

          但消息傳出七個月后,馬斯克自行撤回了離婚申請。 又撐了半年多,2016年3月,重新由 Talulah提出離婚。

          11月,法官通過離婚判決,宣布了這場分分合合多年的關系終于告一段落。

          雖然Talulah在不同采訪里表示,她會永遠愛他,永遠在他身邊,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但其實,自提出離婚后不久,馬斯克就已經跟德普的前妻Amber Heard暗通款曲了……

          再說兩句離婚后Talulah的狀況。

          ▲ 16年出現在《西部世界》里驚艷了一票人,她的直角肩實在太絕……

          ▲ 同年還出版了一本小說,《愛的行動》,不過評價相當兩極。

          離開了在富豪榜上一路躍進的前夫,她的 感情世界同樣精彩。

          ▲ 英國最大陶器制造商之一的Emma Bridgewater是由同名設計師Emma Bridgewater(圖左)和丈夫Matthew Rice(圖右)一同打造的。自兩人18年離婚后,比馬斯克還年長好幾歲的Matthew Rice便開始跟Talulah約會。

          ▲ 不過直到分手后,Matthew才向媒體證實了此消息,并且夸贊道,“她是個了不起的女孩,超級漂亮,能和她在一起的人,不管有沒有名氣,都是幸運的?!?/p>

          ▲ 至于兩人分手的原因,正是因為Talulah跟童星出身的男演員Thomas Brodie-Sangster去年夏天因戲生情。

          ▲ 今年情人節,他倆還被拍到挽手外出,笑意繾綣,看起來感情穩定。

          再說馬斯克這廂。

          在和Talulah離婚后,他卷入了Johnny Depp(德普)跟前妻Amber Heard因為婚姻破裂引發的法律亂戰里。

          個中關系實在太復雜,這里就只挑涉及馬斯克的部分簡單梳理下。

          當時輿論主要爭論的點便是馬斯克跟Amber的具體交往時間,是否插足婚姻。

          德普方說Amber在15年3月(結婚僅1個月后)就跟馬斯克藕斷絲連了,認定他是婚姻的介入者是小三。

          ▲ 有大廈管理員佐證,在15年3月德普外出拍戲時,Amber曾邀請馬斯克來到她跟德普住的頂層豪宅。 這個時間段正好也是馬斯克跟Talulah申請離婚又撤回之前。

          ▲ 后來兩人在同一棟樓電梯里的親密舉動也被攝像頭記錄 (不過這張圖片的具體時間不詳)。

          馬斯克當然矢口否認,強調他跟Amber約會時,后者已經跟德普分了居……

          再看16年5月22日Amber跟馬斯克的短信內容(時間正是 Amber跟德普爆發沖突的第二天,也是她正式提出離婚的前一天):

          ▲ 她給他的昵稱是“Rocketman(火箭人)”。他說,“我愿意為你提供24/7的安保服務”、 “即使你再也不想見到我,這個提議也會成立”、 “我真的很喜歡你”。不得不說,馬斯克這霸總撩妹的手段實屬實力爆棚……而 短信內容似乎也佐證了早在正式申請離婚前兩人的關系就已然非凡。

          時間來到17年1月,這場鬧到沸沸揚揚人盡皆知的離婚官司在德普付了700萬美金,Amber又把錢全部捐了之后,終于沉寂了下來。

          ▲ 當然,19年風波再起,輿論反轉,這里就不展開了。德普訴訟Amber的誹謗索賠,預計今年4月會開庭。

          17年4月,Amber在ins毫不避諱地跟馬斯克秀起了恩愛。

          ▲ 注意看馬斯克臉頰上的吻痕,是愛的印記。母親Maye還點了贊。

          不過短短幾個月后,兩人就因為彼此的時間安排完全不合拍而選擇了分開。

          ▲ Amber在ins更新了這個消息。

          不久后,接受《RollingStone》采訪時,馬斯克難掩心痛。

          ▲ “我剛剛和我的女朋友分手了”,“我真的戀愛了,(分開)很痛”,“她和我分手的次數比我和她分手的次數要多”…馬斯克每次談起感情的遣詞造句都讓看客們覺得他一往情深啊。

          ▲ 而在這個采訪時陪在他身邊的竟然是已經離婚1年多的 前妻Talulah。

          17年底,他跟Amber舊情復熾。

          ▲ 跨年同游智利,還被拍到在洛杉磯出席晚宴后牽手。

          不過短暫的復合沒多久,兩人就又走向了分崩離析。

          如果說馬斯克跟Amber的關系是短暫又熾烈的,那么從18年3月開始,他跟Grimes的靠近、戀愛,更像是一場令全世界都目瞪口呆的交集。

          ▲ 相差17歲的兩人不止一次被說像是父女。

          Grimes,原名Claire Elise Boucher,1988年出生在加拿大溫哥華。

          ▲ 輟學專心搞音樂之前,她在麥吉爾大學就讀心理學和哲學的雙學位(也有一說是神經科學),還輔修了俄語和電子聲學。

          從20歲出頭,Grimes就展露了絕對的音樂才華,完全自學自創的風格,自成一派,多變又炫目,甜美又空靈,給人的感覺別有洞天超凡脫俗, 也因此得到了各種獎項的認可。

          她跟馬斯克看起來是截然不同兩個世界的人,但就是那股子特別的勁兒,像是在冥冥中注定了兩人的相互吸引。

          馬斯克對Grimes產生興趣的契機來源于一個靈魂契合 的“撞?!?。

          簡單來講就是馬斯克想到一個腦洞大開的梗,一般人或許壓根不能get,結果他發現早在三年前,Grimes就提出了同樣的。

          這簡直太有意思了……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跟這么特別的他共享著一樣思維的人存在, 這件事勾起了馬斯克巨大的好奇心。

          他開始去了解她關注她的音樂,并且通過推特聯系她。

          ▲ 18年3月,馬斯克在推特轉發了Grimes的音樂視頻,夸獎道,“這是我最近看過最棒的音樂視頻藝術”。

          起初大眾最多以為這兩不過只是網友罷了……

          結果 2018年5月,馬斯克和Grimes公開攜手亮相Met Gala,將戀情公諸于眾,震驚各界。

          外界對于這段感情,其實一直處在不可思議、霧里看花的階段,但他倆好像樂在其中。

          ▲ 19年1月,馬斯克帶著Grimes來到國內,還被拍到一起吃了地道的涮肉火鍋。

          ▲ 12月,他特意 出席了游戲界盛典The Game Awards,為表演“賽博朋克 2077”的女友Grimes捧場。

          ▲ 兩人還一起現身了金·卡戴珊舉辦的圣誕派對。

          最讓大眾吃驚的莫過于,Grimes竟然懷孕了。

          ▲ 因為實在太難以置信,大家一度還以為只是專門設計的虛擬照 。只能說,特立獨行的Grimes不管什么時候都一樣酷……除了圖上這張,她還發了另一張完全裸露上半身的孕照,而又要當奶奶的Maye Musk點了贊。

          Grimes后來在采訪里說,(懷孕)這個決定太大了,像是一場妥協和投降,而她為此犧牲了自己的身體和自由。

          ▲ 在最新《名利場》的采訪里,她透露自己懷孕的最后一個月因為各種并發癥仿佛感覺隨時要死去。

          但她也把生孩子看作是一場藝術重生:

          ▲ 只不過,對于“母親”這個稱呼,她并不喜歡,情愿兒子 直接喊她的本名Claire而不是“媽媽”。

          2020年5月4日,兩人的兒子出生了。

          馬斯克在推特回復了網友他的名字,X Æ A-12 Musk:

          這個神奇的命名又一次嚇傻眾人。Grimes還特意出來解釋了名字的由來:

          ▲ “X”代表“未知變量”,“Æ”是 Ai(愛或人工智能)的精靈語拼寫,“A-12”是他們最喜歡的飛機型號的前身,沒有武器,沒有防御,只有速度,在戰斗中很棒,但不是暴力的。馬斯克認可之余,不忘糾正,他們最喜歡的飛機型號是“SR-71”而不是“SR-17”。

          ▲ 最后因為加州的命名規定,兒子的名字在登記時改成了X Æ A-Xii。

          之后,伴隨著馬斯克陸續賣掉全部房產,將公司總部一并遷去德州,他的事業和生活都發生了巨變。

          ▲ 他曾曬出跟Grimes還有兒子在德州Starbase(星際基地)的合照。

          這才有了文章開頭兩人在半分居后分手的決定。

          不過Grimes還是在12月女兒出生后搬去了奧斯?。ǖ轮菔赘?,距離特斯拉工廠僅一小段車程,乘私人飛機去Starbase也不到一個小時。

          ▲ 12月女兒出生; 同一個月,馬斯克抱著1歲多的X Æ A-Xii出現在時代周刊年度人物盛典,真的是滿眼愛意……

          接受《名利場》采訪時,Grimes似乎對現狀甘之如飴,她好像終于成為他設定中的“完美伴侶”。

          她仍稱呼他為“男朋友”,但關系又非常靈活。

          “我們住在不同的房子里;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們經常見面;我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我不指望其他人能理解。 我們只需要自由! ”并且!繼續計劃著生更多的孩子……

          但在采訪登出后,Grimes發文稱,她跟馬斯克又一次分手了,“他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生摯愛”。

          最新消息更是令人瞠目結舌。她疑似有了新對象(又是網戀)!對方竟然是著名的軍事泄密者,“變性人”Chelsea Manning(本名Bradley Manning)。

          ▲ 曾因為通過維基解密泄露美國官方軍事文件而在2010年遭到逮捕,短短一個月后就被處以重刑(35年),但奧巴馬在2017年任期結束前將她提前獲釋,最后一共在監獄里呆了7年(圖片為Manning的男裝、女裝扮相)。

          ▲ 有消息說兩人因為在推特的頻繁交流感情升溫,甚至已經一起住到了Austin的家中……

          實在是難以預料的故事發展走向。

          終于盤點完了這位如今地球上最有錢的人的感情史,冗長、復雜又很延綿。

          當然,如若只用“首富”來形容馬斯克,未免太過狹隘。

          正如去年他被選為《時代》周刊年度人物時主編寫下的評語, “很少有人比馬斯克對地球上的生命產生更大的影響,并且還可能影響到地球外的生命?!?/p>

          除了重新改革汽車行業、征服宇宙殖民火星外,他的星鏈 (Starlink,近地軌道衛星群,提供覆蓋全球的高速互聯網接入服務) 最近正在俄烏沖突中產生巨大作用,并且迅速提升了國際影響力。

          ▲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專門視頻電話感謝他的雪中送炭,還邀請他戰后前往烏克蘭。

          ▲ 不過馬斯克也在推特上說的,“一些政府(不是烏克蘭)要求星鏈封鎖俄羅斯的新聞源。除非被槍指著,否則我們不會這樣做。抱歉,我是個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p>

          就是這么一位絕頂聰明的商人,已然成為了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所以撇開個人在事業上的無限狂熱和成功,他的愛恨情仇故事往往會更讓人我們普通人感到好奇……

          回溯上文的每一段關系,仿佛都能看到他當下真心愛過,用情至深的痕跡,結果卻又都是不盡如人意。

          正如第一任太太Justine曾在一篇文章里回答“如何看待億萬富翁們的錢”時寫道 , “錢不再只是錢,它代表著愛、自尊、自由或對命運的掌控感(尤其當童年時期缺乏這些東西)?!?/strong>

          把這段話里的“錢”換做“愛”,何嘗不是一樣適用呢。

          對馬斯克來說,愛也不只是愛,是彌補童年渴求而不得的關注,是“一切盡在我手”的絕對掌控,是自由、自尊、自信的幾重滿足。

          這跟他的成長經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 如果說性格80%是天生的,20%是后天培養的,無論這個比例實際是多少,想要了解馬斯克建設的未來,就必須了解他的過去,包括他對于人類滅絕和孤獨的恐懼……

          從孩提時期開始,馬斯克就害怕和厭倦一個人呆著的時光。

          ▲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說過一件事,我從不想一個人呆著?!?/p>

          他也曾多次在采訪中表達自己害怕孤獨,需要人陪的渴望。

          ▲ “一個人孤獨的睡覺讓我心力交瘁。一間空蕩蕩的大屋子里,腳步聲在走廊里回蕩,沒有一個人,旁邊的枕頭上也沒有人。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讓自己快樂?”

          ▲ 他要的不是混亂的一夜情,是基于愛的長期伴侶,而這才能讓他感到快樂。

          比起其他站在頂端的大佬們,愛情更像是專注于事業之余的調味劑,馬斯克反倒把尋覓靈魂契合的伴侶放在人生里必不可少的重要位置。

          但他 又極度挑剔。

          他愛的人都跟他有著相似的面,雄心勃勃,或有絕對的美貌,或有足以征服他的才華。 正因為相似帶來了互相吸引,卻又由于相似而注定無法長久。 馬斯克對待愛的方式,很難說沒有父親Errol的影子,自我、乖張、苛刻、主導一切。

          ▲ 弟弟Kimbal曾在采訪里說,馬斯克需要人陪伴,但他也很難被陪伴,因為極度敏感。

          他需要的陪伴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在他的世界里,他是唯一的發號施令者,高高在上俯視一切,其他人只能唯命是從。

          可能有人會覺得,跟世界首富在一起啊,委曲求全有什么難的呢?但事實上,在真實人生里,作為一個活生生的個體,無條件服從一切,是一件近乎于喪失自我尊嚴的事情,這是用多少愛和金錢都無法彌補解決的……

          更何況,馬斯克要的從來都不只是唯唯諾諾的順從,而是勢均力敵的匹配。這就意味著,他并不想要找一個肝腦涂地奴仆,他需要一個和他可以并肩作戰實力相當的戰士,于此同時,他又希望這戰士放棄一切,跟隨他的腳步,包容一切,聽任他的任性。

          這就是典型的又想馬兒不吃草,又想馬兒跑,當你是忠心的仆人時他嫌你無趣無能,當你是戰士時,他嫌你沒有對他萬分之萬的忠心,關健是,分開時 他會在分手時表露出極大的痛苦與悲傷,然后又 轉身投入新的熱戀浪潮里, 重新開始,重蹈覆轍。

          似乎,生娃成為他唯一最執著的事,而他的這種志向大概只有不按常理出牌的Grimes能和他拼上一拼,在雙方都認可的框架里各自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在開放性的關系中繼續保持亦近亦遠的距離,生命不止,戀愛不止,生娃不止,畢竟在頂豪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分門別類的進行……戀愛的歸戀愛,生娃的歸生娃,戀愛用戀愛的套路,生娃用生娃的規則。

          ▲Grimes接受《名利場》采訪時說馬斯克是男朋友,兩人常見面,但不住一起,他們還打算生第三個第四個,他們之間關系很復雜,“不指望別人能理解”。

          至于,新女友Natasha Bassett會在他的人生里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只是露水姻緣么?馬斯克未來還會有更多孩子么?畢竟還沒完成“十個”小目標。他的科技事業又會有著怎樣恢弘的發展。

          吾等凡人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關鍵詞: justine maye spacex

          8888四色奇米在线观看,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10页,欧美人与动牲交日韩